【牧者心語】

舊皮袋換新

 

文/許宗實

 

 

2017年底時我滿七十二歲。到這年齡,大半人已退休打高爾夫或乘遊輪去了,但我發覺自己的心境卻是自1987年經歷聖靈恩膏後最興奮的日子。這三十一年經歷太多了,想想,其實這一生活得蠻精彩的—就是棄絕與改變,棄絕與改變,再棄絕再改變的歷史;一直在脫胎換骨,蛻變;又如火箭昇空,節節在脫落,離地越遠,與神的啟示越近,神的國一步步逐漸展示在我眼前,我定睛,我微笑,心在怦怦地跳……。

 

神能用的材料

 

有一個道理是好友李動和Julia夫婦最近搬家時悟出來的:住了廿一年的房子,不眠不休花了廿一天才清理完畢,幾乎甚麼都丟了。那些東西以前曾經是有用的,正如火箭,必須有起先的配備,但到了某階段,必須一節節丟掉,否則昇不上去。我今昇上去了!感謝所有以前幫助過我的兄姊、牧師、書本、錄音帶、神學院、特會、各種訓練,以及鼓勵我的信、卡片、預言與代禱。我想,若有一天我真能在神面前領獎,他們必然是有份的,歷代奔在我們前頭的聖徒,與在終點線上為我們加油的見證人也會有份的!

 

教會歷經一千多年的黑暗時期,神的心意到最近500年才漸漸開啟,我們才領悟到因信稱義、浸禮、靈恩、五重職事等,也才逐漸看到教會的組織與新約有多大的不同,我們所因襲的傳統與猶太根源相離有多遠……。所以直到如今神還在做事,還在恢復,還在攪動巢窩(參申命記32:11),還在藉異夢、異象向現代的彼得啟示(參使徒行傳10:1-48),還藉撒瑪利亞城門口的四個長大痳瘋的說,「我們回城裡是死,留在這裡也是死,還不如衝出重圍,豁出去吧」(列王紀下7:1-7),以至於救了全城的人!

 

那是典型的神的作為—祂讓我們有神聖的不滿足,靈裡有飢渴,然後邀請我們飛出鳥籠,進入新的領域。而往往新的是不習慣的,是激進的,不可能的,是不合天然人的思維的。所以你說「我不能」,那就對了,那才是神能用的材料—雖通不過小頭腦,仍願意信靠順服。這是教會的需要—敢於冒險,放下宗教,脫去法利賽,去體會神的心意,回歸新約,更換舊皮袋,讓神真的掌權,讓教會不再是宗教組織,不再是人的俱樂部。

 

耶穌來,是為人死,不是為基督教宗教俱樂部流寶血。祂來,不只建立身體,還訓練這身體成為軍隊。我醒了,我不再參加俱樂部,更不能作俱樂部經理。有人寧願在曠野倒斃,我卻要進入神的迦南地;有人要與可拉一黨同站,我絕不可以(參民數記16:1-35)!主有明示,終有一天稗子要從麥子中拔除,山羊與綿羊要分開,那是嚴重的警告,然而大半人並不在意,照樣過他要過的日子,我可不敢。

 

 

於願足矣

 

多年前曾聽一美國牧師說過一句話,印象深刻。他說:「作牧師並不難,只要有三個條件就夠了:1、怕人;2、討好人;3、有宗教的靈。」我曾在一次西國牧師的早餐會上分享這句話,才講完,人人都作同一個動作:伸手從襯衫口袋裡拿出筆來,把這句話記下,臉上帶著會心的微笑,因為這句話每個牧師都心知肚明。

 

但真的跟從主卻是要冒險付代價的—約書亞繞耶利哥城太不合理,人會說,他頭腦壞掉了!摩西帶兩百萬百姓出埃及,若先想想每天要吃要喝的,就早已手軟腳軟了,如何能開會通過?但若敢相信,也願意忠心委身,就能製造一個氛圍,使神能做祂要做的事,祭壇築好了,祭物也切成塊放在柴上,於是神降下火來。在每個時代神都在尋找先鋒—他們不怕被誤會,他們為神不為自己,甚至擺上生命,只要神的真理被恢復,神的心意被明白,並讓神的兒女終能走上神的命定之路,則於願足矣。

 

有些人的託付就是在乾旱之地鑿井,使源泉再次湧流。七十二歲了,可以去打高爾夫,去練趙孟頫書法,去種菜,釣魚,旅遊……,這些都好,但我還要留下體力與靈力,去重新挖出被非利士人填掉的井!

 

2017年是我過去三十一年來最快樂的日子,你呢?你也需要選擇—是留在舊的呢?還是跟主走上新的?神畫了一道線,你願意跨過去嗎?神正在那裡等著要與你會面!

 

 

許宗實牧師是微生物學博士、芝加哥三一神學院道學碩士,目前在新澤西州傳福中心服事。著有《飛出鳥籠》一書。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