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文字營心與筆的飛躍】

凝神聽,專注讀,盡情寫

 

文/戚栩

 

 

一向喜歡閱讀的我,在下鄉插隊的年日裡,失去了許多讀好書的機會,而大學期間和出國求生存,又全力攻讀工程和財務等專業知識,無暇顧及好書,更不必提寫作。如今女兒獨立了,不必負擔經濟;父母去世了,不必每年回國探訪照顧。我想回顧人生,寫點什麼,一種莫名的衝動驅使我報名了KRC的文字營。

 

拾夢


五天的學習,感受到多年來可望而不可即的享受—徹底脫離工作和繁雜事物的干擾,全心投入聽講、觀賞和閱讀的文字學習生活。


晨更講道,原本該是牧師在講信仰、講神學,而我聽到充滿文學詞語、對聖經人物、情節和歷史背景的生動描述,以及在故事之後撞擊心靈的天問:


「你是否意識到自己生命中出現過的轉捩點?!」「你是如何回應的?!」


文字培訓課,原本該是語文老師講如何閱讀與寫作;而我聽到的卻是藉由對人性的觀察,對人生的真、善、美的欣賞而發出對信仰的省思。我說不出、分不清,講臺上的是思維嚴謹的神學家?是充滿愛心的牧師?是文思泉湧的作家?還是循循善誘的老師?我只是凝神聽、專注讀、盡情地享受。


讀〈乃縵元帥出浴〉和〈基哈西要到了什麼?〉,舊約聖經《列王紀下》深入淺出的分析和討論,把一段歷史書中的故事講活了,讓我看到家庭祭壇的美好。《有真有愛,家是天堂》是我得到的一本如何操練、建立家庭祭壇的好書。


看DVD《至於我和我家》,觸動了我對去世不久的父母及往事的回憶。我為很多該做而沒來得及做的事愧疚惋惜。蘇老師充滿愛心和哲理的禱告不僅讓我的心得到平安,也提醒我用理性思考,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為主作美好見證。

 

織夢


短片《舞》中獨腿男演員和獨臂女演員合作的雙人芭蕾舞,短短幾分鐘卻讓我沉思良久。兩個演員的舞姿、動作那麼嫺熟、優美,配合天衣無縫(我一開始竟沒有看出女演員是獨臂!)。


舞臺幕布上飛筆草書的偌大一個「舞」字,左下方的「夕」寫得既短又小,有意無意映襯著男演員那半條斷腿,而舞字右下側最後一豎拖得長長的,影影綽綽,說不清是那隨舞姿飛動的拐杖,還是那格外強健有力的獨腿。


舞蹈的設計和表演,常人視為累贅的拐杖竟融合得渾然一體,十分飄逸。黑色的「舞」字與白色舞者形影相照,在哀而不怨的優柔配樂聲中,我的眼睛濕潤了。芭蕾舞對普通四肢健全的人來說都是象牙塔裡的藝術,何況是這一對殘疾人呢!


我感到眼前展示的不是普通芭蕾舞技,而是一種燦爛的生命,永恆的主題。我驚歎神創造的偉大,感歎神賦予人的藝術表現力。聖經說︰「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又將永生安置在世人心裡。」(傳3:11)我由衷佩服舞者那戰勝自我的意志力,也暗自審視自己練習寫作的決心。

 

圓夢


信主以來,我的生命在不斷改變著。我常常想說、想寫,卻發現自己想得多,而寫得少,有時說出來,也常常詞不達意,反而把聽的人搞糊塗了。本以為自己缺乏的只是寫作和表達的能力,五天的文字營卻提醒我,「工人先於工作,作者重於作品」。


老師說︰「文字本身並沒有生命,除非有人將生命注入,把文字導入活生生的意識中,才現出鮮豔亮麗的節拍韻律。」這就是說,靈修是達到「有故事又會寫」的前提,而「七每」是實現「心與筆的飛躍」的運作系統。


我喜歡讀書,只要有時間,可以一口氣讀完好幾本。有時讀得很快,寫讀後感卻非常懶。「七每」原則要求不僅讀書,而且要寫文章。這對我是一種挑戰。讀書囫圇吞棗並不真正帶來長進,讀到好地方要刻意放慢速度,反覆讀、出聲讀,並且勤做筆記,才能真正積累,寫出好文章。這是本次蘇老師的授課,最讓我豁然開朗的一點,也是我最缺乏、最需要實際操練的一點。


蘇老師在《你也可以動筆》書中引用二十世紀初期蘇格蘭牧師—《竭誠為主》作者章伯斯(Oswald Chambers)的話:「一個作者教你最大的,不是因為他把你不知曉的東西告訴你,而是因為他把你不能表達的東西表達出來。」


讀了這段引言,心中突然「砰」地產生一種碰撞感:對啊,這就是我需要藉由閱讀尋求,藉由抄寫和練習寫作來積累的東西!從這裡出發,才能見賢思齊,才能有創作。

 

我感到自己沒有理由不去努力實踐「每週抄寫一篇好文章」;我對「每月投稿一篇文章」開始有勇氣去試一試。至於能否堅持做到「七每」要求的時間,雖不敢保證,但願意努力。畢竟,本次文字營讓我對「心與筆的飛躍」的夢想,有了實實在在的開始。

 

 

作者小檔案

戚栩,來自中國大陸。全職稅務顧問(EA)兼理財規劃師(CFP)。鍾情閱讀與欣賞電影,忙裡偷閒還愛讀小說、散文,全是休閒生活中最愉悅的享受。現定居新澤西州。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