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工篇】

生命破碎後的重建

專訪三明角聲華恩兒童村院監鍾小玲

 

口述/鍾小玲 整理/周瑋瑋

 

 

編者按:「美國角聲基金會」與「香港華恩基金會」從2005年開始,陸續在中國各地建立兒童村,不僅給予特困孩童實質的關懷照顧,更進而關心孩子的親人,並協助孩子與親屬重建和諧家庭網絡。這項事工已在過去十幾年長期投入的光景中,結實纍纍,幫助一代又一代的特困兒童,在基督大愛裡蛻變成對社會有貢獻的成人。本單元編輯周瑋瑋特別訪問三明角聲華恩兒童村院監鍾小玲姊妹,與讀者分享兒童村事工狀況。

 


 

 

您是在甚麼情況下,開始投入這項事工?

 

鍾:我出身澳門一個貧困的家庭,從小家裡經濟條件十分拮挶,鄰居也和我家不相上下,說我是「貧民窟」長大的孩子,一點也不為過。在成長的過程中,我立志努力向上,改善家境。因為自己窮過,所以對窮乏家庭的孩子特別能感同身受,心裡對他們有股不可言喻的負擔和使命感。

 

從初中開始,心裡常常浮現開孤兒院的意念。青春年少的夢想,看似虛無飄渺,卻是心理自然投射。22歲那年,來到美國展開人生新的扉頁,剛開始為別人打工,後來自己創業,成為衣廠老闆。接下來,更蒙神眷顧,與一位敬虔的基督徒弟兄交往,成為神的兒女。結婚生子後,我把重心全放在家庭,轉眼17年過去了,然而心中的夢想始終沒有抹滅。

 

當最小的孩子去上大學的那一年,紐約「角聲基金會」的勞伯祥牧師邀請我加入角聲兒童村事工,這項事工的最大宗旨就是在中國各地建立孤兒院。除了上帝之外,還有誰能把事情安排得如此巧妙?就在我把孩子一個個撫育成人後,祂立即為我開啟人生下半場的另一齣戲碼,成就我心中的夢想。

 

這項事工成立的宗旨是甚麼?

 

鍾:角聲兒童村事工是由香港「華恩基金會」和美國「角聲基金會」合作創辦的,屬中國民政局主管的社會福利機構,為中國孤兒和特困兒童提供全免費代養和教育。入院兒童均係各縣(市區)農村的孤兒或特困家庭的兒童。

 

角聲兒童村的最大宗旨就是:

 

為孤兒、被遺棄者、特困兒童或勞教人士子女等提供一個充滿愛的家,讓他們的身心靈得著照顧。讓他們接受正規教育,幫助他們開拓潛能、發揮創意,培養積極態度、優良品格、崇高理想、助人愛人,成為對社會有貢獻的良好公民。

 

▲鍾小玲姊妹為每一個在兒童村中成長的孩子感恩。

 

這項事工給社區帶來甚麼具體的影響?

 

鍾:入院兒童均係各縣(市區)農村的孤兒或特困家庭的兒童,主要為這些孩子提供一個溫暖的家,讓他們在愛中成長。兒童村收納對像有四種類:雙孤即父母雙亡的,父死母改嫁、親戚無力撫養的,父母殘疾的,和囚犯的兒女。

 

兒童村安排專人照顧院童的日常生活,包括與他們共同生活,每天24小時看管他們。除了白天帶他們上下學,晚上也會輔導他們的作業。了解他們的需要,安慰、鼓勵孩子,指導他們的生活習慣等。

 

在兒童村生活的孩子,讀完了小學升中學,經過中考的孩子可以繼續讀高中。考不上高中的孩子可以自願回家,或讀職業中專學習一技之長。考上大學的孩子,兒童村也有不同方法幫助他們完成學業。務必把這些特困孩子養育成才,讓他們在德、智、體、美、勞有全面的發展,培養他們愛己、愛人的品格,成為有知識和高尚品格的人,不單可以自力更生,也可以有愛心和能力幫助其他有需要的人,回饋社會。

 

目前兒童村已在中國各地有據點,包括:陝西(咸陽角聲兒童之家)、四川(綿陽角聲華恩兒童村)、福建(三明角聲華恩兒童村),和廣西(華恩角聲河池兒童村)。

 

▲「角聲基金會」和「華恩基金會」的同工與三明兒童村的孩童們合影。中立者(繫深藍色領帶者)為勞伯祥牧師。

 

這項事工最具挑戰性的是哪一方面?為甚麼?

 

鍾:兒童村一切開支均由海內外關心中國的熱心人士捐贈,大部分是基督教徒。然而回想事工草創之初,60萬美金的龐大啟動預算,一度讓同工們裹足不前,不知該從何做起。然而天父的豐盛供應超出所求所想,藉著禱告及多方募款,不到一年就籌足美金30萬。之後,每年十萬的固定開銷,也奇蹟似地充足有餘。

 

兒童村也歡迎各界愛心人士參加「守護天使」助養計畫。每月美金35元或港幣300元或人民幣300元助養一個孩子,成為他們的「守護天使」。兒童村會每年兩次報告孩子的學習進度,生活概況等。我們鼓勵守護天使與孩子通信,為他們禱告。可是由於中國政府規定,不可以向18歲以下的孩子傳福音。所以有心參與的弟兄姊妹,要有智慧地給予院童適當的關懷。

 

▲福建三明角聲華恩兒童村一角。

 

讓你印象最深刻的人事物是甚麼?

 

鍾:福建三明地處山區,資源短缺,居民生活窮乏。可能因為居住環境條件差,當地有個不尋常的現象,就是家中的男人常因意外、疾病或其他原因而早逝。許多孩子的戶籍證明上,就寫著「父早死,母改嫁」的家庭境況。大概約有80%的三明兒童屬於這種身分,讓人分外心疼。因為母親改嫁的新夫家多半不願接納孩子,所以大部分的特困孩童就寄養在親戚家。即使有安歇的居所,但是這些孩子的教養問題,也成了另一個隱憂。

 

好幾年前,有個家庭的遭遇,讓我印象特別深刻。某一家庭的三兄弟一起被送到我們的兒童院,不是因為爸早死或母改嫁,乃是因為父母對姑姑和姑丈的婚姻有意見,雙方因細故有了很大的爭執,姑丈在一氣之下,親手殺了三兄弟的父母和小妹妹。事發當時,三兄弟因去上學而逃過一劫,但是在父母雙亡的悲劇下,年幼的三兄弟頓失至親,生活面臨巨變,只有被民政局帶到三明兒童院寄養。

 

每個三明院童的背景都不同,但是他們內心都有同樣的掙扎:誰來彌補我的破碎?誰會來愛我照顧我?

 

我記得有一次得到市長接見,分享成立兒童村的心得,聽我娓娓道來一路走來的起伏波折,市長也被兒童村事工在當地社區裡對弱勢團體所投注的心力,感動得說不出話來。

 

▲福建三明角聲華恩兒童村10週年慶典。勞伯祥牧師致詞。兒童村孩童的歌舞表演。

 

讓您長期以來,持續支持這項事工的主要原因是甚麼?

 

鍾:這是一個「生命影響生命」的事工,不僅是我們在兒童身上所給予的實質幫助,讓他們從低谷裡站起來;還有他們在困境中受愛激勵,奮發向上的故事,也感染了我們;甚至連同工們之間也因長期委身培養出堅固的革命情感。

 

 

要具備甚麼資格,才能加入這項事工?

 

鍾:只要是在神面前禱告後對這項事工有感動的弟兄姊妹都歡迎。我們需要短期義工,參加每年暑期的「愛心體驗團」,到不同兒童村舉辦暑期營及帶領五一,十一長假期活動。

 

在長期義工方面,我們歡迎22歲以上青年弟兄姊妹來擔任為期最少一年的愛心哥哥、姊姊。必須有流利的普通話,有大專學歷。

 

另一方面,我們也邀請有兒童心理學和兒童心理輔導專業知識的弟兄姊妹來幫助我們。角聲兒童村事工是仰望基督、立足社區、志在扶持孤苦無依的兒童,使他們能在崎嶇人生道路上,克服困難,心懷盼望。

 

 

 

受訪者簡介
鍾小玲,來自澳門,在紐約創業,先後從事製衣業及地產管理。與先生黃宗澤育有二子一女,如今有孫兒七名。鍾小玲參與教會多項服事,包括信託執事、兒童主日學等,她也投身於許多社區福音機構的事工,比如:角聲兒童村,紐約勵馨基金會,印度宣教禾場開拓等。鍾小玲愛主愛人,好公義、行憐憫,不僅是許多孩子敬愛的Auntie V,更是許多牧者倚重的智囊姊妹。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