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的家中

 

文/杜永浩

 

 

消極接受病痛

 

當醫師和我同時看見平滑的膀胱上開了一朵如小花的腫瘤時,不需醫師宣佈,我知道中獎了!

 

雖然知道了,可是心中還在否認。否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好像只要「否認」,一切事情就不存在。醫師為我訂了手術日期,我如以往一般返家、報告手術計畫,然後等待手術日。

 

當時心中想著,這還蠻公平的,如今我可以向得過癌症,或正在治療的親朋好友有個交代了。「我現在受苦,倒覺歡喜,因在我的苦上,可以補足基督患難的缺欠。」(參考歌羅西書1:24)因畢竟太陽照好人,也照歹人,何況我是「歹人」。

 

我一向理性,從不期盼神蹟發生在自身上,而且我是個歹人,所以總覺得遭遇不好的事,都是我該得的。記得小時候常和人打架或欺負女生,毫無愧疚,為人父後,別人欺負我的女兒時,也只好認了!惡有惡報,不值得神給我特別的恩惠,我一直這麼想。

 

我也很羡慕保羅所說,生死都是祂的主權,如果主要我回天家,那也是好的不得了。所以我在罹癌這事上的想法和做法都極為消極。

 

▲莫非和杜永浩攜手投入「創世紀文字培訓書苑」,培育基督徒文字工人。圖為創文團隊於2018年創文十週年感恩餐會中合影。

 

顛覆舊想法

 

沒想到這樣的想法被「創文」同工顛覆,他們迫切懇求神醫治我,宣告在人憑經驗看來絕對是惡性的腫瘤,化驗結果為良性。這對我是特別新的事,不知該如何反應,只能像馬利亞一樣,放在心中慢慢琢磨。

 

2019年2月21日,手術當天清晨五點半,我那較好的另一半莫非陪我去醫院,不多時教會主任牧師也來為我祈福。手術結束,11點多醒來時,他們還在,心中覺得特別溫暖。除了頭暈,沒有任何不適。

 

回家後,倒頭就睡到晚飯時間,吃完又睡。次日清晨醒來,心裡異常激動,因為手術日和我從職場退休的日子恰好是同一天。一覺醒來,一切都是新的了!新的身體,新的身分,如果不是身上還帶著尿袋,我真覺得自己可以飛了!

 

我這兒動動,那兒摸摸,擦地板、洗衣服、回覆電腦和手機上所有的訊息。平常我哪有時間做這些事?身上彷彿有用不完的精力,摩拳擦掌地,好像馬上會中樂透似的。那個週六下午,家庭醫師興奮地打電話來時,我正在陪岳父散步,由妻子接了電話。

 

等我和岳父回到家,妻子看著我,一臉不知所措,就像當年她告訴我,我的父親過世時的表情一樣。她說:「家庭醫師來電,檢查報告出來了,瘤是良性!」我想我當時的表情恐怕也和她一樣吧,一種覺得一切都太不真實的茫然。

 

▲創世紀文字培訓書苑十週年感恩餐會會場(2018年6月24日,南加州)。經過癌症的震撼,莫非與杜永浩更加堅定他們要繼續以服事創文,述說他們的生命故事。

 

在神的家中活出新生命

 

週三見了主治大夫,確定看似惡性的腫瘤化驗結果為良性。愣忡之餘,我深知這是神的介入,但為何是我?如今我如何向那些曾受苦,或正在受苦的弟兄姊妹交代?我沒辦法解釋祂的意思和目的。我見過神蹟,也相信至高者會介入,可是我更常見正常的生老病死,所以我對人生的期待,就同一般人一樣,不存僥倖的期待。

 

這種狀態說好聽一點是理智,可是我知道自己其實蠻抽離的;一種抽離生老病死的無情,一種抽離情感表達的冷血。妻子為我這種狀況很是憂心,因為就連我父母過世時,她都沒看到我流一滴眼淚。她為我這種類型的男人感到無奈。從小社會便教育我們男孩不許哭,以致許多男人習於壓抑情感,壓抑到一個程度,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壓抑。

 

然而現在神給我第二次機會,是不是要我對生老病死更上心呢?就如聖經所說,與喜樂的人同喜樂,與哀哭的人同哀哭?願主改變我,再活一次,有再活一次的不同,方能更貼近祂,更接地氣。

 

詩篇23篇最後一句大衛說:「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永遠遠。」這「殿」原意是「家」,因翻譯的時代背景,用了高尚大氣的「殿」,失去了原有的親密感覺。我是神的兒女,當然要住在神的家中,而家中會發生很多事,譬如生老病死。

 

兒時我曾得過白血病,躺在家中,天旋地轉,可是因為有爸媽在,身體雖不適,心中卻無限安穩,一無所懼,知道沒多久就會好了。如今在神的家中也是如此,一切大大小小的事都有神在。我喜樂,天父也高興!我憂慮,天父也擔心!我跌倒,天父扶起!我跳起來,天父把我順勢丟上天!

 

我們都住在神的家中,也一起經歷家的保護和溫暖,相信沒有人願意分家產、作浪子,對吧?

 

 

杜永浩,專業電腦資訊管理,曾任職南加州Kaiser醫療系統公司,2019年初退休。現任創文總幹事,負責各類行政總務和教學視頻拍攝剪輯。自大學即對文化和文字有負擔,現與妻子莫非主任一起攜手帶領創文團隊,共在兩岸三地與北美推動文字事奉異象。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