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篇2】走出死蔭,重沐陽光 一位母親的心路

【家長篇2】

走出死蔭,重沐陽光 一位母親的心路

 

文、供圖/徐菊英

 

 

險些致命的車禍

 

2001年12月19日,清早送小學三年級的兒子Steven上學,坐上剛買的新車副駕座,他好奇地到處摸索。車在行駛中時,兒子不停地把椅座向前拉,幾乎已貼到了擋風玻璃。隨後他試圖將椅座退回原位,但怎麼弄椅子就是動不了,我試著幫他,沒想到就在那一瞬間,車頭一偏,整部車大力撞向路邊一棵大樹,兒子當場昏迷,我右腿開放式粉碎性骨折,母子雙雙被緊急送往臨近的醫院。

 

抵達醫院後,醫師判定兒子頭部受到嚴重撞擊,昏迷指數介於二至三之間(重度昏迷),生命跡象微弱。我自己手術結束後,心急如焚,院方准許我去看兒子。走進加護病房,我幾乎無法相信,眼前瘦小的兒子全身插滿管子,旁邊還有一台機器幫助他呼吸。

 

為甚麼會這樣?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只是一場噩夢。但殘酷的事實迎面而來,一次次擊打我,讓我必須認清現實。眼看兒子所遭受的一切,作為母親的我,心如刀割,呼求上天憐憫,救救兒子,即使付出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看見曙光

 

第二天,新澤西主恩堂的魏牧師及師母到醫院來探訪,牧師告訴我,耶穌基督能醫治Steven,他還以一個上帝醫治病人的見證鼓勵我憑信心禱告,Steven必得醫治。那時還篤信佛教的我,除了每天讀佛經之外,也開始對耶穌基督禱告。

 

車禍後第三十三天,奇蹟似地,兒子腦壓漸漸恢復正常,血壓也開始穩定,甚至可以開始自己呼吸,不需倚靠呼吸器。Steven生命跡象穩定後,便被轉至兒童醫院繼續接受治療。到了兒童醫院,我們開始了艱辛漫長的復健之路。

 

Steven 當時仍處在重度昏迷階段,我甚麼都做不了,不知道該如何幫助兒子,惟一能做的就是一邊讀佛經,一邊祈求耶穌基督來醫治他,日復一日,未曾間斷。

 

每天最大的盼望,就是期待兒子能甦醒回家。然而,期望越大,失望也越大,於是更積極讀佛經,寄望當時所認知的佛祖能顯靈幫助我化厄消災。怎料佛經讀得越多,心靈越墜無底深淵,痛苦不能自己!

 

眼看著重病的兒子,我陷入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心境,絕望、自責、內疚如毒蟲侵蝕我枯竭的靈魂。一天,我帶著最後一絲盼望,來到耶穌面前,祈求祂幫助我。說來奇妙,我的心居然開始有平安和被釋放的感覺,漸漸便越來越倚賴這種對耶穌禱告所來的平安。以往被視為護身符的佛經,被拋在腦後,束諸高閣。

 

神蹟顯現

 

Steven昏迷期間,曾有一位美籍太太來探望我,她告訴我,兒子雖然處於昏迷,但他還是能聽見我們的聲音,讓我不要停止為他加油打氣。她的激勵加添了我的信心,於是我每天不停地與兒子講話、唱歌、說故事,希望能得到兒子的回應,即便只是眨個眼、或動根手指頭也罷,但都沒得到任何回應。

 

三個月後,護士拿了一份文件來,要我簽字,說醫療團隊要放棄對兒子的復健治療,原因是這三個月的治療期間,Steven 沒有任何進展。但我堅決反對,死都不簽那份文件。

 

那段期間,牧師、師母以及教會許多弟兄姊妹,給了我們好多關愛與鼓舞,不僅溫暖我的心,也更進一步堅固我的信心,讓我能勇往直前。

 

又過了兩星期,一天我照舊跟兒子按摩聊天,同時告訴Steven,若聽到我的聲音,給我一個回應,動動手、抬抬腿之類。剎那間,他竟然把那打了重重石膏的左腿,高高地舉起。我立即把醫師請來,未料醫師的回應竟出奇地平淡:「這個動作並不表示甚麼,不過是一般人體反射的動作。」雖然心裡不信,但我只有無奈地接受。

 

大約十天後,那天Steven又做了相同的動作,高高抬起他的左腿,於是我再一次請醫師檢查。與上次截然不同,這次醫師堅定地告訴我:「Steven 已經醒了!」那一刻,「欣喜若狂」不足描述我的心境。

 

醫院裡所有的護士醫生都對我說了相同的一句話:「Steven能醒來,真是神蹟。」我知道是耶穌基督把兒子帶回來的,我感謝上帝,感謝教會牧師師母,感謝所有幫助我們的朋友們,感謝我勇敢的兒子。

 

兒子甦醒之後,持續在醫院做更多的復健治療,重新學習所有一切,包括講話、吃飯、行走等等。六個月後我們終於能回家了!

 

▲姊弟倆一起在陽光午後來杯咖啡。      ▲愛Steven的姊姊,推著弟弟出遊。    ▲作者和兒子Steven。

 

上帝的保守

 

回家之後,帶著感恩的心進入教會,聽到教會的詩歌,眼淚止不住地湧流。好溫暖的感覺!好像回家一樣!我愛上這種感覺,真希望能永遠待在教會不要回家。2003年11月,我受洗成為基督徒,隔年全家(先生及兒女)也都歸入主的名下。

 

這場車禍導致兒子整個身體右半邊無法正常運作,因此在生活上無法自理,凡事都需要靠別人幫助,即使回到家,我們也都不能停止他的復健。我們嚐試過許多不同的治療方法:針灸、飲食療法、長生學等等,都不見有明顯的幫助,既便如此我也絕不放棄。

 

一直抱著愧疚贖罪的心對待Steven,原本健康正常的孩子,因為我,毀了他的一生。我始終無法原諒自己,衷心希望天父成就我這當母親的願望,不求兒子大富大貴,只願他能平安快樂。

 

記得Steven十歲生日那年,有一位社工到家裡來探訪,希望能送一份生日禮物給他,於是問兒子心中最想要甚麼禮物?Steven毫不猶豫回答:「我可以有一個朋友嗎?」我當場潸然淚下。我能給兒子滿滿的愛,盡可能去滿足他的要求,但如何能給他一個朋友呢?我只能跪在阿爸天父的面前,求主成全。

 

2004年的初夏,車禍後患憂鬱症的兒子來到我的面前,義正詞嚴地對我說:「媽媽,妳知道我的生活為甚麼會這樣嗎?」我反問:「為甚麼?你說呢?」兒子的回答令我吃驚:「因為神要我為祂發光!」我好奇地問:「誰告訴你的呢?」Steven 說:「我自己一個人在房間跟自己說話,問自己為甚麼我的生活會這樣,突然有個聲音對我說了這句話。」

 

這句話非常震撼我的心。上帝親自對兒子說話,同時也醫治了他的憂鬱症,出院後那個眉頭深鎖、性格陰晴不定的兒子,現在臉上居然有了笑容,心也變得喜樂寬廣起來。

 

光陰似箭,走過了十六個年頭,一路上包含了多少辛酸血淚,歷歷在目,不堪回首。這過程中有埋怨、疑惑、痛苦、掙扎,都因耶穌基督不離不棄的愛環繞著我,讓我看見阿爸天父的保守。雖然我們面對未來,充滿許多未知,但我知道主掌管明天,跟隨主的腳蹤行,就不會驚慌害怕,因為天父是愛我們的。正如神對祂選民的應許:「你不要害怕,因為我與你同在,不要驚惶,因為我是你的神,我必堅固你,我必幫助你,我必用我公義的右手扶持你。」(以賽亞書41:10)

 

 

徐菊英,1966年生於臺灣,婚後育有一兒一女,1995年舉家移民美國新澤西州。從事美容美髮業二十年,在家中設有私人工作室。2003年受洗歸入主名下,蒙上帝保守,生命被翻轉,願一生跟隨主的腳蹤行。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