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緻的蔑視

 

文/慕穌

 

 

精緻—考究、細膩、精細。

 

它的反義是蹩腳、簡陋、粗俗。

 

精緻是好的,是對一種手藝、技能、產品所具有的品質加以肯定。但是,當貶義的東西到達精緻的程度時,它就有些可怕了,具有極大的欺騙性。

 

在人類歷史上,最早的、後果最嚴重的精緻的閒聊,恐怕要數伊甸園裡蛇與夏娃的對話。耶和華上帝本來吩咐亞當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創世記2:16)

 

這話到了蛇那裡,內容就似是而非了,牠先是漫不經心地問夏娃:「上帝豈是真說不許你們吃園中所有樹上的果子嗎?」夏娃糾正說:「園中樹上的果子,我們可以吃,惟有園當中那棵樹上的果子,上帝曾說:『你們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們死。』」

 

「也不可摸」這層意思,不知是亞當傳話不準確,還是夏娃自己的理解,抑或是上帝在造夏娃後又親自吩咐。不管怎樣,聊天的目標詞—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被微妙地引出了,蛇這才「順便」點化夏娃,說:「你們不一定死;因為上帝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惡。」暗示上帝在欺騙,因為是小心眼。

 

面對被貶低的上帝和被強調了好處的果子,夏娃因為自己的欲望,中計。

 

精緻,就是精細地包裝、打扮、打磨、雕琢,像藝術品一樣。從A點到B點的直線距離,一精緻起來,就會「曲徑通幽」,非常「藝術」地到達。而精緻的包裝,甚至可以讓人眼花驚艷,買櫝棄珠。

 

來到兩性關係的範疇,無論是在職場、教會,還是家庭,有些「精緻」不是出於有意,而是出於潛意識—積累了幾千年的、融進文化與習俗的社會潛意識,那才更真實,更強大,更不由分說,因而更可怕。

 

▲在人類歷史上,最早的、後果最嚴重的精緻閒聊,恐怕要數伊甸園裡蛇與夏娃的對話。

 

職場現象

 

就職場來說,根據真人真事製作的電影《隱身人》(Hidden Figures),極有代表性地描述了一代女性(及美國少數族裔)的遭遇:1960年代初,美國三名非裔女性在NASA的蘭利研究中心進行與水星計劃相關的計算工作,常因膚色和性別受到刁難、歧視和無視,工作的地方甚至不許她們上給白人專用的洗手間,做出的成績也被別人理所當然地拿去,她們被「自動忽略」。但她們不放棄自己的理想和本分,最終幫助NASA在1962年2月,讓美國宇航員首次進入地球軌道。

 

這樣的歧視因為是社會的「正常現象」,所以有恃無恐,大大咧咧;是顯而易見的,還不精緻。時至21世紀的今天,女性進入職場已經是非常正常的事,可能正因為此,女性面對的歧視才變得更精緻,更隱蔽。

 

美國國家工程院院士、臺灣中央研究院院士、34歲成為史丹佛大學終身教授的孟懷縈女士,WIFI前身技術的發明者,2015年6月,應臺灣大學邀請在畢業典禮致詞時提到一件事:她在史丹佛大學任教期間,曾停薪留職出來創業,誰知啟動不久,合作夥伴因為不信任女性的工作能力而半途棄她而去,與別人另起爐灶,置她於極其被動和不利的境地,起初二人合作的創業計劃、與一些人談好的合作等,都完全不能用了。這時,一位曾經創業成功、很有聲望、也自認非常擁護男女平權的教授來找她,希望她不要難過,因為如果她想回到業界工作,他相信一定會有很好的公司願意僱用她。

 

這位教授雖是善意,但其潛臺詞對孟懷縈女士而言,並非鼓勵和安慰,而是隱蔽的蔑視,她感受到的,是這些安慰下面極其強大的社會潛意識:一個女性的工作能力不能與男性旗鼓相當,很難獨自創業。而這樣的潛意識,可能這位教授自己都沒意識到,以致他的好意勸慰,反而成為精緻的傷害。

 

孟懷縈說:「我聽了幾乎說不出話來,這是何等的侮辱。」「就在那時,我拿定主意,要證明女人也能開創世界一流的科技公司!本來還有些遲疑,聽了他這麼說,我決定全心投入創業。」

 

孟懷縈的公司五年後上市,在2011年以30億美元出售給高通。

 

要感謝時代的進步,女性可以接受必要的知識裝備,在所選擇的方向上—無論是創業、工作、做全職母親,還是其他—發揮出潛能來,讓事實勝於雄辯。也許,當這樣的事實蔚然成風的時候,男女平權才可以更上一層樓,因而更深地成為人的心理事實。

 

▲有些「精緻」不是出於有意,而是出於潛意識—積累了幾千年的、融進文化與習俗的社會潛意識。

 

▲電影《隱身人》(Hidden Figures)根據真人真事製作,描述1960年代初,美國三名非裔女性在NASA 工作時,常受到刁難、歧視和無視,做出的成績也被別人理所當然地拿去。

 

教會裡的精緻

 

如果說當今的職場女性,或多或少都還在經歷不同程度的精緻的蔑視,在神的國度,還有一種蔑視是用「神聖」的小刀精工細作而成,因而可以堂而皇之,對女性進行壓制。比如,許多教會不讓女性講道,不按立女性為牧師,不讓女性發聖餐,總之,不讓女性為重要領導,因為保羅說:「我不許女人講道,也不許她轄管男人,只要沉靜。」(提摩太前書2:12)

 

對此經文,許多釋經學者強調,要在上下文的關聯中看,「認為是以家庭為背景,因上文提及的是一般生活。講道的原文是指權威性的教導,是承接上文指對丈夫而言,而不是指教會的講道。」1這也能解釋為甚麼保羅在另一處說:「凡女人禱告或是講道,若不蒙著頭,就羞辱自己的頭。」(哥林多前書11:5)但堅持女人不能「講道」的人,往往「沒看見」這一經節。(關於「蒙頭」之意,另文再敘。)

 

何況上帝親口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上帝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像造男造女。(創世記1:26-27)這裡講男、女都按上帝的形像所造,要一起「管理」全地(包括教會)。如果硬要由男人「不許」女人做甚麼,也就是說要人為地將上帝的形像分出主從來?

 

唐佑之牧師說:「好管家就是忠心領受恩賜,承受託付,讓主有權支配,人不可用性別來支配神的聖工。」3當今許多教會允許對女性服事的抑制,原因也許正如邱清萍牧師所指出:「今天教會許多人對姊妹角色的了解,尚未經過細心研讀聖經,已經先入為主、毫無分辨就接受了傳統,也是最不費勁的一套。」2

 

更多的弟兄雖然不歧視女性,在職場也能安於女性上司的領導,但對教會不讓女性為領袖的現象,卻很漠然。梁燕城博士對這一現象做了概括:「相信很多男性基督徒不會有意歧視女性,且也認為自己是相當平等和開放地看待兩性問題。但事實上,卻有很多由文化而來的不自覺心態,潛意識地認為男性才是主流,女性地位始終不重要。因此,就會自然地表現出一種漠視。雖不歧視,但卻漠視,這實是有違聖經對兩性的教訓。對於大男人主義的文化包袱,我們應加懺悔而拋棄。」4

 

教會是社會的燈塔,但這些對女性的「神聖的」歧視,卻成為福音的一個阻擋,許多人因為教會「堂而皇之」的性別歧視而倒抽一口冷氣,雖渴慕慈悲公義的基督,卻止步於教會大門。而教會內許多有恩賜的姊妹感到備受壓抑和排斥,按性別不按恩賜的用人原則,也讓教會的事工受到阻礙。這是國度的損失,實在可惜。

 

▲對女性角色的了解需經過細心研讀聖經,而非先入為主地接受傳統。

 

婚姻中的怪象

 

我曾聽過一位在網路很有聲望的牧者,講夫妻關係時對女性聽眾說:「神說:妳必戀慕丈夫。所以做妻子的,要好好地愛丈夫、順服丈夫。妻子的位置是在家庭裡。」

 

他的教導似乎講出不少人的心聲,從其受歡迎的程度可以看出。不過這樣的教導卻很可怕,因為聖經的確有「夫愛妻順」的夫妻相處之道—丈夫像愛自己的身體一樣愛妻子,妻子因為尊重而順從丈夫,但是神學基礎卻不是人墮落後所陷入的詛咒:「你必戀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轄你。」(創世記3:16)而是基督的救贖:「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哥林多後書5:17)「舊事」,包括落在詛咒裡的夫妻關係。基督的救贖已經破除的,為甚麼要教導人回去,重新陷入?這豈不是讓基督為救贖所流的血白白流淌了嗎?何況,在基督裡「並不分猶太人、希臘人,自主的、為奴的,或男或女,因為你們在基督耶穌裏都成為一了。」(加拉太書3:28)

 

得到救贖的夫妻關係,是脫離了彼此的操縱和轄制的愛的關係。出於愛,妻子順服丈夫如同教會順服基督;出於愛,丈夫為妻子捨己如同基督為教會捨己(以弗所書5:22-30)。落在夫妻關係上的詛咒既已在基督裡破除,婚姻當回歸神初創時所賜的甜蜜,女人與男人匹配,他愛她如愛自己「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她成為他的幫助者(平等意義上的幫助,而非次等或下級對上級的協助)。愛是婚姻關係的核心,也是關係的動力。(關於夫妻相處,參見本刊43期的拙作〈你儂我儂ing—跳一曲合一的婚姻雙人舞〉)

 

而關於女人是否只屬於家庭,神並不這麼認為,否則祂怎麼說「使他們管理」全地(創世記1:26),而不是「他」來管理?女人因為善於照顧家庭而被認為只屬於家庭,就像因一樣突出的才華而讓其他同樣突出的才華被否決了一樣。這對男性和女性,都是不幸。家庭是男人和女人共同建立的,不僅是女人屬於家庭,男人也屬於家庭,但他們都不只屬於家庭。工作(有工資的或沒工資的)也是神給人—包括男人和女人—的使命,讓人在中間發揮祂所賜予的各樣恩賜,做祂所創世界的好管家。而具體到每一對夫妻,妻子(或丈夫)是否放棄職業而專注於家庭,或在一定階段專注於家庭,則是他們個人的選擇,不是聖經的要求。

 

有些基督徒弟兄還把男愛女順的夫妻相處之道用到職場,覺得女性就應該服從男性。許多女性也這麼認為。希望這只是沒有深入思考的結果,是因男權文化心理而自然習得的結論,無論是自大還是自卑,都可以因為對它的「凝視」—認真的審視,而改變。

 

▲得到救贖的夫妻關係,是脫離了彼此的操縱和轄制的愛的關係。

 

回到上帝神聖的初衷

 

感恩的是,盡管兩性關係依然磕磕碰碰,畢竟歷史在進步,蔑視由大張旗鼓,轉為隱蔽和地下;由有恃無恐,轉而為有所修飾的精緻。願男性多些自省,不亢不卑;女性也多些自省,不卑不亢。因為在神的創造中,兩性不是敵人,而是盟友。當男女兩性都可以互相尊重,平等互助的時候,才能共同反映出神榮耀的形像。

 

註:(以下文章網路版見www.ficfellowship.org/Gender-Reconciliation.html)
1.〈從聖經看女教牧的事奉角色〉,滕近輝
2.〈請不要再歧視,也不要再漠視〉,邱清萍
3.〈姊妹在教會〉,唐佑之
4.〈雖不歧視,但卻漠視〉,梁燕城

 

 

慕穌:人生旅行者。沿路以文字分享和「教練」方式,幫助人提昇生活力和幸福力。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