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後的一個選擇

向前還是向右

 

文、供圖/希悅

 

 

颶風哈威帶來的雨終於停了。雨停後的第三天,陽光明媚,天色是少見的清澈透藍!

 

這兩天社區裡出來散步的人漸漸增多,從一個兩個到一家人出動,大家彼此問候,透著劫後餘生的慶幸,語氣也多了些溫和。是啊,誰也不曾想到,經歷了三天三夜的暴雨,我們這個離洩洪主道不算遠的社區竟然完好無損。從颶風襲來到今天,雖只短短幾日,我卻覺得時間彷彿被拉長了幾倍,如同做了一場夢;但夜裡起身披衣站在落地窗前舉手禱告、求神憐憫的那一幕仍歷歷在目,一時半會兒回不過神兒來。

 

雨天那幾日因為不能出門,我那愛吃麵食的先生幾乎每天一大早就把麵和好,等我做各樣的麵食,包子、餃子、蔥油餅、手擀麵。今天也不例外,等我下午回到家,先生又把揉好的麵擺在我眼前。

 

晚飯烙牛肉洋蔥鍋貼!鍋貼快包好時,突然停電了,我走出去看究竟。這時已近黃昏,最後一抹夕陽就要退下去,住在右側的鄰居Paul和Pat 已經在前院。這對退休的老夫妻七十多歲,膝下沒有兒女。除了幾次小小的不愉快,我們鄰里關係不好也不壞。在我看來,Paul是德裔,有點強勢又透著點苛刻,他部分脊椎和兩個膝蓋因為受傷和老化動了幾次大手術,植入了鋼板,所忍受的疼痛非常人能忍受,但常自誇他的大腦神經可以完全忽略甚至自動關閉那些疼痛。Pat的個性看起來隨和,Paul說一她從不說二,但Paul說他愛上她完全是因為她年輕時是個不輸男人的飆車手,這曾讓我驚訝不已。

 

▲送給鄰居的烙牛肉洋蔥鍋貼。             ▲希悅先生愛吃的包子。

 

▲香香的蔥油餅。                   ▲雨天不能出門在家做的手擀麵。

 

此時,Paul在抱怨:「這個時候沒電,簡直是不讓人吃飯!」我與他們簡單打聲招呼,歎氣轉身回家,沒想到十分鐘不到電又回來了。我趕忙把鍋貼包完,打開電爐烙起來。第一鍋和第二鍋很快就烙好了,正準備端給家人吃,可不知道為甚麼,心裡感到一陣催促,要我把鍋貼送出去。這催促是這樣急,我竟下意識地把鍋貼扣在兩個大紙盤裡,出門時跟小兒子說要把鍋貼送給鄰居,他在後面追著問:「是給Paul爺爺家還是Joe爺爺家?」

 

出了門,我才意識到自己並不清楚。馬路對面的Joe和Beth也是一對退休的老人家,是我要好的鄰居,每逢大節日必會送我奶油點心,是幫我修理應急燈、借我各樣工具的好撒瑪利亞人。我不由自主想穿過馬路去他們家,但心裡的催促是要我向右去,那是Paul 和Pat的家!我下意識地收回腳步,又欲往馬路對面去,然而心裡向右的催促更大了。不知不覺,我發現自己竟然來到Paul和Pat外院的小鐵門前,伸手按那門鈴。鈴響了,Pat走出來。這時暮色已降,門口的燈又昏暗,但我瞥見Pat詫異的表情。天色掩藏不住盤裡鍋貼的香味。

 

「剛才沒電,大概猜你們還沒來得及做晚飯。我的手快,已經做好了。」我笑著把盤子遞過去。Pat的聲音亮起來:「Paul剛才還在嚷嚷,他最愛的漢堡肉斷頓了!這兩天沒有及時出門採購。這下他可要開心了!」

 

寒暄兩句往家走,我尋思著那來自心裡的催促,驀然地,一句經文跳出來:「你們若單愛那愛你們的人,又有甚麼賞賜呢?」回家翻開聖經,原來是馬太福音五章四十六節。

 

神的愛超越人的愛。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