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亞洲富豪》之3

好戲還在後頭哪!

 

文/高柔安Joan Kao 譯/林雨

 

 

沒有失望

 

此刻當我坐下來要寫《瘋狂亞洲富豪》觀後感時,這部熱烈放映中的電影剛創下九年來大銀幕上最紅火浪漫喜劇的賣座紀錄,首演三週內票房已逾一億美元,也敲定了續集的拍攝計畫。

 

回溯幾個月前在網上看到《瘋狂亞洲富豪》預告片時,老實說,我覺得並不怎麼樣。短短幾分鐘預告片,具有典型浪漫喜劇的節奏和腔調。或許我在12歲時會興奮得想去看,如今卻不願意拖著成人後的自己來花上這18美元。

 

之後偶然點進一些文章和社群媒體的po文,了解此片是25年來第一部好萊塢大製片廠出品、全由亞裔演員擔綱的電影。創作這部影片的人,打破長久以來美國影藝界的族裔藩籬。這可觸動了我的興趣,也想要支持亞裔在媒體界頭角崢嶸,於是在一個週間的晚上,和幾個朋友坐進一家位於紐約聯合廣場,擁擠、老舊的戲院。

 

開幕幾分鐘後,我便知道不會失望了。

 

影片含括浪漫喜劇的配方,50、60年代歡快的中文流行樂曲,俊男美女主角,完全現代化同時又傳統的新加坡場景,還有奢華到爆的婚禮,居然請到格蘭妮絲(Kina Grannis)高歌助興。

 

整部電影充滿笑聲,由奧卡菲娜(Awkwafina)扮演的吳佩琳(Goh Peik Lin)妙語如珠,冷嘲熱諷及時又到位。楊紫瓊(Michelle Yeoh)所飾不怒而威的母親大人艾蓮娜,為全片增添必要的戲劇性和張力。吳恬敏藉著朱瑞秋一角在螢幕上散放的魅力,向觀眾和好萊塢證明:亞裔美籍女主角真的可以很搶戲。

 

▲整部電影充滿笑聲,由奧卡菲娜(Awkwafina)扮演的吳佩琳(Goh Peik Lin)妙語如珠,冷嘲熱諷及時又到位。

 

編織多元文化的錦繡

 

情節發展到最後,看到艾蓮娜和瑞秋在麻將桌上面對面槓上了。這場戲佈置得精彩、大氣,不單如此,也讓人感到溫馨。觀眾們為一直處於下風的瑞秋加油,她最終也贏了牌局。對,如果你不了解麻將,可能無法立即領會其中奧妙。但這就是此部電影的魅力—沒有迴避提到只有特定族裔或國籍的人才懂得的事物。就像在聽到艾蓮娜查經班的朋友說起台塑公司時,我不禁偷笑。

 

這個舉動並不是排斥,反倒是招迎非亞裔觀眾來認識我們的文化,也接受我們是美利堅合眾國文化與族裔織錦的部分紋路。好萊塢對所有少數族裔的歧視淵源已久,尤其是對黃臉孔的描繪、嘲笑口音,和刻板印象。該是讓我們說我們故事的時候了。

 

自從《瘋狂亞洲富豪》首映以來,據報導已經有不少更多聚焦在亞裔美籍演員、故事、文化的電影正在籌拍中。趙約翰(John Cho)領銜的《網路謎蹤》(Searching,又譯《人肉搜索》)正在上映中。「網飛」(Netflix)剛剛發行《我所愛過的男生》(To All the Boys I loved Before,中文暫譯),是關於一個韓美混血的高中女生,在愛戀關係中摸索前行,發現她給暗戀對象所寫的私秘情書竟然已被寄出。還有加拿大喜劇片《金家便利商店》(Kim’s Convenience,中文暫譯),也才透過「網飛」與美國觀眾見面。這場娛樂界的革命才打了頭陣啊!

 

國家與世界正是由不同種族的人構成的,因此敘述故事包含與反映各種民族是多麼地重要。我們開始邁出的第一步—承認文化和族裔的多元性能使我們成為更好的藝術家、說書人、製片者,至終讓我們成為更好的人。我確信這將是許多更精彩、更糾結、更多面向故事要呈現給觀眾的開端。

 

附帶一提的是,住在美國已經十幾年了,從未想過家裡用的語言會出現在好萊塢影片中。但是當吳佩琳的媽媽妮娜(Neena)口吐閩南話時,我還以為自家人躍上了銀幕。這是我在所有美國電影裡覺得最貼近的一刻。

 

 

高柔安(Joan Kao)是本刊英文版美編,也是室內設計師,目前在紐約曼哈頓上班。自認是美食家及藝術狂熱者。特別對藝術交集、流行文化、種族及社會公義的議題有興趣。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