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見美麗新視界

 

文/蘇文安

 

▲眼睛是身體的燈,一盞明亮的燈能使人擁有美麗的視野。

 

「真正的發現之旅,不在於找尋新天地,而在於擁有新眼光。」─在「心與筆的飛躍」文字事奉工作坊的開場白中,我慣常引用這句法國作家布魯斯特的名言,來鼓勵同學們放下一切成見、偏見及心靈和思想的框柩,以柔軟謙卑的心來領會神即將在個人生命、生活與事奉中所做的新事、奇事。

 

序曲:眼晴就是身上的燈


萬萬沒想到,2013年10月2日至12月2日,短短兩個月之間,神藉由我肉眼的病變,讓我扎扎實實重修了「如何擁有心靈新眼光」的生命功課。


一個人的視力,有可能日漸模糊、退化,甚至一眼幾近全盲、另一眼嚴重弱視而不自知嗎?人對於視力品質的惡化真會如此在不知不覺中全然「適應」?當偶爾感覺視力不佳,竟不會想要找眼科醫師徹底檢查,而一味自我診斷「只是太累」、「眼鏡度數不足」?─這一長串問題的答案,至少對我個人而言,都是「Yes」!若不是神格外的恩典,待我有朝一日出了大車禍或摔得傷筋斷骨,還不明就裡呢!


循此思路,接下來更嚴肅的問題是:肉眼視力如此,心靈視力呢?我對上帝、對真理、對世界、對罪惡、對靈界、對品德的看法,是否也在不經意中如此退化、模糊、失焦、失真而懞然不覺呢?這豈非正如主耶穌在馬太福音六章22至23節所教導的:「眼睛就是身上的燈。你的眼睛若瞭亮,全身就光明;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你裡頭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


然而,感謝主,人有軟弱,神有恩慈。正如在「尋見肉眼新視界」的過程中,神差遣一個又一個天使來伴我度過一關又一關,深信在「尋見心靈新視界」的生命旅途中,只要我願意轉向祂,祂同樣要施恩憐憫。


特記下幾位天使的足跡,以誌對天父的感恩。

 

天使A誠實的眼鏡行驗光師


2013年9月30日,因覺得去年在臺灣配的眼鏡似乎度數不足,請朋友帶我去熟悉的眼鏡行另配一副。不料驗光師為我仔細檢測之後,誠懇地建議我去大醫院做更專業的檢查,因一年之間,人過中年的我,竟然左眼近視增加200多度、右眼增加100多度,比青少年還厲害,絕不可等閒視之。他放棄了原本照我的要求配新眼鏡賺錢的機會,據實以告。

 

天使B鍥而不捨的朋友


接待我與內人麗珊的姊妹10月1日積極為即將於兩天後離臺教課的我在網上掛號,但各大醫院眼科看診名額全滿。經多次多方嘗試,終於,10月2日下午的一個空缺驀然出現,掛到臺北某市立醫院眼科主任當天最後一號。如此匆促間能掛到知名醫師的號,熟悉臺北求醫內情者無不大呼:「怎麼可能!」

 

▲作者蘇文安尋見美麗新視界四部曲。(漫畫:蘇雪峰)

 

天使C親切又專業的眼科醫師


10月2日下午,我生平首度成為臺北某大醫院求診人潮中的一員。逕赴眼科報到後,護理師為我做了一連串精密的檢查,讀了各儀器打印出來的檢驗數據,她臉色凝重,要我「去跟主任好好談談」。


親切開朗的尤醫師一見我病歷上的名字,立刻熱情地脫口而出:「你是我初中同學!」一點兒印象也沒有的我,愣在當場,「你……你……你……」地說不出話來。(後來他告訴我,就在幾個月前的暑假期間,住在美國的小姨子送給他《至於我和我家》這本圖文並茂的書,故在書中已認出我是四十餘年前的同窗。歲月悠悠、人海茫茫,豈料今日竟會在這診療室中重逢!)


尤醫師診斷,我雙眼皆有嚴重白內障,尤其左眼幾乎已完全被遮蔽,過去一年間我很可能只用右眼在生活。在此情況下,除非左眼立刻動手術,否則絕不可以再開車。


我說,我不但不能不開車(否則在公共運輸相對不發達的南加州不就等於沒腿),兼且再過幾天正好必須完成五年一度的駕照更新,而通知上指明此次須做視力測驗。尤醫師斷言,依我的現况,DMV(車管處)的視力測驗絕對過不了關。


知道我行程極為緊湊,尤醫師當場將我排進他最近的一次手術時段(他只有禮拜二早上開刀,因此日期就是10月8日)。他說:「我加班幫你開!」(後來才知道,在臺灣要排候開刀,等上一、兩個月是常事。)


順帶一提,消除白內障惟一的辦法是拿掉已變混濁的天然水晶體,換上人工水晶體,而人工水晶體是可以依患者的需求量身訂製的,故許多已半輩子視茫茫者一「刀」雙鵰、因禍得福,臨老反而眼清目明呢!


10月8日上午的手術當然也是生平第一遭的新鮮經驗。聽著開刀房中的聖樂,猜想老同學已成為基督徒,十分喜樂。心中滿溢著眾多代禱勇士的扶持關愛之情和對主的信靠,局部麻醉後的眼角餘光依稀看得見人影閃動,超音波乳化儀嗤嗤輕響,約25分鐘就大功告成。傷口收在眼皮底下,除微有螫刺感外,不痛亦不癢。尤醫師說,我的白內障硬度在他當天早上手術患者中居冠,可見已拖到太「熟」了。


遵醫囑,翌日複檢後即可正常用眼。護眼鐵罩只需戴一天,但一週內晚上都要戴著,以防睡夢中抓搔傷口;在陽光下要戴墨鏡;一週內不可提重物、傷口不可沾水……。領了小小一罐眼藥水,在麗珊扶持下,穿過一樓大廳的人山人海,走一小段路,再搭捷運返住處。


高科技的超音波乳化手術,竟是如此乾脆俐落、簡單方便!於我,當然是天大的事,於院方,則僅是當天上午病患人潮中的一例!我對經年累月忙得人仰馬翻的醫護人員仍能表現出一份溫暖、親切、幽默,生出由衷的感佩!但願我日後在講道、教課、編輯、寫作時,亦能時時記得誠心禮遇每一位受眾。

 

▲尤醫師在索馬利亞義診。

 

▲立志作主施恩福器皿的尤醫師。

 

天使D愛心滿滿的文字營學員


我和麗珊原本就訂好10月3日啟程,10月4日晚上至7日在外地文字營事奉。


10月4日上午8:00從市區乘中巴出發到營地,原來三小時的車程,竟塞了近九個小時才抵達,總算親身體驗到當地十一黃金周旅遊旺季的威力。10月5日及6日,學員們從早到晚一再提醒兼警告:10月7日是黃金周假日的最後一天,返城車潮比起10月4日,絕對有過之而無不及,他們很擔心我會趕不上10月7日傍晚的飛機、連帶趕不上10月8日一早的手術。雖我一心想照原計畫上課到10月7日中午,但在眾人強烈關切下,主辦單位決定在10月6日深夜提前將課程結束。


10月7日早餐後,全體上車直奔市區。結果呢?在眾人同心合意的迫切禱告下,一路順暢,不到三小時就回到城裡了!那天下午,還有機會與長居當地的友人交通分享呢!

 

天使E守護到底的牽手麗珊


內人麗珊的體貼、細心、恩慈,在我此次雙眼開刀的前中後,再次表現得淋漓盡致,令我心中不時向主獻上感恩與頌讚。

 

天使F眾多忠心的代禱者


您,和許許多多家人、好友、同工、同學們,皆是這一連串奇蹟的參與者、見證者,願主豐豐富富地施恩賜福予您,並賜您清晰美好的肉體及心靈新視界。

 

尾聲:再度返臺冶好右眼


10月返美後,因左右兩眼視差太大,在家中或辦公室走路常擦撞家具。在室內如此,頂多叫聲痛,若在高速公路上開車時也如此,那可就不得了了!因此,不得不勞煩麗珊和兒子、女兒接送我上下班及赴遠近不同教會傳講主日信息。處理電郵,將電腦版面字體放大,再接到大螢幕電視上,倒也OK,但看書、改稿、講臺上看講道大綱,可就難上加難了。


弄到後來,實在難以為繼,與我的同工葉高芳會長商議,他也鼓勵我儘快將右眼搞定。於是,我透過電話和網路,越洋與尤醫師約好了11月26日進行右眼白內障手術。12月2日,我做完手術最後一次複診,尤醫師說我雙眼皆已治好,宣布我從他這兒「畢業」了,距10月2日與他在診療室中重逢,正好是兩個月。安裝了經尤醫師精密計算、特別訂製的人工水晶體,觀遠看近,皆適意自如,自小學三年級迄今近半世紀,累積各逾1000多度近視的雙眼,從此居然不必再戴眼鏡!


在回應我的感謝時,這位基督徒醫師如此說:「能參與神在病人身上的復明計畫是我當醫師的職志,《藉我賜恩福》這首詩歌最能描述我的心情。謝謝老同學能讓我更多體會作為神器皿的無上喜樂。」

 

愛妻麗珊如此勉勵我:「神在我們慶祝結婚三十週年前夕賜給你兩顆新眼睛,必有祂的美意。你要好好珍惜,從此只看衪要你看的。」阿們!懇請諸位好友繼續為我守望,好讓我用主的眼光,來看聖經、看配偶、看兒女、看人生、看世界、看事奉、看文創產品……。

 

溫馨提醒
1. 年過五十,視力急劇變弱者,宜立即找專科醫師檢查。

2. 超音波乳化儀的白內障手術及矯正重度近視的人工水晶體度數計算,均極為精密,故治療效果未臻理想者時有所聞,所以找到好醫師至關緊要。

 

 

作者小檔案

蘇文安,現任美國真愛家庭協會副會長, 《真愛家庭》雜誌總編輯。同時義務擔任KRC文字牧者、本刊總編輯。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