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期神國鄰舍-外展 Kingdom Neighbors

伸手救援緬北戰亂

 

文╱魯瑪夫‧達瑪畢瑪 供圖╱WIRI少數民族差傳

 

 

高山族群的需要

 

緬甸東北面中國大陸雲南,西北接印度,東南銜泰國、寮國,西臨孟加拉灣和印度洋,地理位置上自屬重要。當國際局勢刻正轉變、大國競爭角力下,緬甸緊鄰經濟快速發展之中國大陸,西界近2,000公里海岸線,係歐、非大宗船運貨物行經的海域,成為大國拉攏的對象。近年因一帶一路政策,中國大陸欲從緬甸西岸之皎漂港闢建輸油管道,直穿緬甸陸地抵達雲南,越凸顯緬甸戰略位置之關鍵。

 

「少數民族差傳」(World Indigenous Research Institute,簡稱WIRI)多年來服事主要位於緬甸克欽邦的克欽族,前述之輸油管終點似介於克欽邦與撣邦之間。克欽邦天然資源豐富,原本土地肥沃,只因地勢阻隔,層巒疊嶂裡不為人知的歷史情仇,以及正在發生的種種事件,使得土地因以往大量種植而地力快速流失,現已不易栽植出豐碩的作物。

 

高山上的少數民族,在邊境通行是常有的事,因本來即為同一族群,只是受國界的劃分而遭區隔,例如克欽族在中國大陸稱景頗族。緬甸政府對克欽族的攻擊約開始於2010年底,當時聽到同工告訴我,族人在緬甸發生戰事,快要沒有東西吃,希望我去看看怎麼幫助他們。於是我前往一探究竟,展開了對克欽難民的服事,直到如今。

 

在這當中,有甚多海外各地的基督徒發揮愛心、提供助力,慷慨對陌生的克欽族傾囊相助。集結的愛心奉獻到一定程度後,我便前去送交奉獻並分享神的話。我能夠進去克欽難民營當中,除了神的憐憫、同行,和大家代禱,亦多仰賴當地同工的配合及協助。他們對於外界雪中送炭之舉相當感謝,也願意一起參與服事自己的族人。

 

▲身居層巒疊嶂裡的緬北邊境難民營,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困境。

 

克欽族受政府逼迫之始,家園遭逢巨變,眾多難民聚集為數個難民點。戰禍荼毒,食物缺乏自不在話下。剛開始大家慌亂無策、百廢待舉,於是我建議先規劃醫療站、學校及教會。後來在他們的要求下,WIRI協助蓋了雞舍及羊圈,捐獻了雞隻和羊隻,好使他們能有蛋白質來源,之後將這些交由難民自行管理。戰爭前,他們過著自給自足的田園生活,養雞也不過自家三、五隻。但是現在管理雞群必須考慮預防傳染病,得給雞隻打疫苗,而疫苗昂貴又不好取得,因此經營雞舍尚需更精密的財務收支及管理才能達成。期望未來局勢較穩定之後,可以繼續往這個目標努力。

 

我們大部分提供的物資以藥物及不易腐壞的大米,和如馬鈴薯、蘿蔔等農作物為主。由於人多,在經費有限的情況下,對於肉類著實愛莫能助,難以完全滿足難民需求,他們只好冒著被抓的危險外出找野味。難民點皆在山區,其中有幾處地勢特別高,冬天風雪酷寒時,無論植物或肉類,野外都很難找到,熱量來源嚴重不足。通常這階段的服事要針對他們的需求,否則捱不過冬天。

 

尤其2020年的冬天,同工來信說非常寒冷,快撐不下去,我趕緊調度海外同工,運送愛心物資,交代必要送往高海拔處的難民點。這些地方位處深山,平時資源本就難以送達。當他們拿到物資,感動得熱淚盈眶,不住感謝大家的愛心奉獻。此外,老人家的痛風常在此時發作,我們發出代禱信後,收到藥材的奉獻,但是運費不貲,必須等到疫情解除後才能帶去。

 

長期生活於不安穩中,壓力與苦痛有誰知?有些難民為了謀生離開家人及營中,前往都市打工,但常被欺負或受騙,情況好一點的還回得來,有些可能就不得善了,聽了讓人倍感辛酸。留在營中感覺戰事無絕期,下山打工又孤苦無依,對這些難民來說,真是兩難。

 

▲在難民營開辦的學校,盼望年輕一代能藉由教育和信仰,得到翻轉人生的機會。

 

政變後的不安

 

疫情籠罩下的2021年,在緬甸施行將近十餘年的民主化之後,突然發生軍事政變。政變發生沒幾天,我就接獲同工來電,提到斷網、斷電,社會氣氛緊張,他請我們為緬甸代禱,相信天父會憐憫。

 

當時臺灣處於預備過春節的氛圍裡,我本已準備回鄉過年,得知這消息,趕快更改行程,在辦公室多待了兩、三天,緊急製作影片,呼籲主內肢體為難民處境因政變而雪上加霜代禱。此後陸續有消息傳來,軍事圍捕的煙硝瀰漫至山區,難民營老師或核心同工因持有無線電通訊設備,在前往學校的路上被捕,與翁山蘇姬遭逮捕的理由相同。對難民的軍事行動其實一直都有,現在則是更強悍地捉拿。

 

2月,從新聞中看到的都是關於緬族喪生人數的報導;在偏遠山區少數民族內,WIRI同工累計已有70名老師失蹤或喪生。軍方針對知識分子,追捕在難民中從事教育的同工,欲斷難民教育和信仰傳承。難民所受的政治逼迫,從早年開始的驅趕、投彈,或小規模衝突,到如今越演越烈,大部分手無寸鐵的人民只能任其宰割。

 

接下來幾個月,和同工的聯繫時有時無,只能待通訊恢復時同工主動聯繫。一旦接通,通常聽到的都是更多人被捕,要我們代禱等等。2021年初以來,除了如糧食及藥物的經常性需求,另外需要五輛二手四輪驅動車及十台縫紉機;前者是為了可以快速救援傷患,後者則用以製作防疫布口罩。4月已達一輛四輪驅動車的目標,購買到位。由於新冠變種病毒肆虐,傳染力更強,而印度與緬甸邊境的往來有如家常,將可能對他們造成影響,購買縫紉機做重複使用的布口罩也勢在必行。

 

從4月起,軍政府對山區邊境的轟炸更加密集,難民已經開始挖掘地下防空洞,以備隨時躲藏。5月,同工回報說軍政府開始隨意進入家中逮捕,看到年輕人就帶走訊問,命令交出手機查看其中有無聚集遊行的相關資料,以便找出曾經參加集遊之人,而那些受拘禁者的後果也不堪設想。克欽邦原來的熱鬧市集變成空無一人,人心惶惶,難民營裡也風聲鶴唳。據同工所言,情況更發展到鄰舍、親人互相糾舉,親信淪為互抓小辮子之對敵。

 

▲一個肢體受苦,其他肢體是否願意伸出援手?圖為作者(左二)帶領少數民族同工服事緬北山區難民營。

 

援助受苦的肢體

 

2010年至2020年5月前,WIRI對克欽難民的服事本已充滿挑戰;2020年迄今,當地同工所面臨的各種危險升級,知識分子、牧者傳道,都成為抓捕對象。疫情以及緬甸軍事政變導致自由出入該處益發不易,物資的需求卻是從未間斷。當知道了遠在大海之外、大山深處的這群人面對的難處後,請為WIRI及當地同工在克欽族難民的服事禱告,尤其是尚需經費購置四輛四輪驅動車及十台縫紉機。

 

緬甸在國際局勢地位的重要性日漸浮現,連帶影響各國政治版圖的興衰與有關產業的佈局,全球化牽一髮動全身,這場政變看似離我們遙遠,其實不然。就如一艘「長賜」貨輪橫阻蘇伊士運河,牽制數百艘的航行,涉及全球無數人生計。世界角落之一事,再如何微小不起眼,亦能掀起洶洶之狂瀾,撲向彼岸。

 

而克欽基督徒難民所遭逢的迫害,對其他地方的基督徒而言,實為主內肢體的受苦,「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若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哥林多前書12:26)。

 

緬甸軍事政變的發生,豈非因有人原本生活安逸,為了爭取所認為義的不同體制,出席抗議政變而喪生、被捕?經文提醒我們:「沒有律法的外邦人若順著本性行律法上的事,他們雖然沒有律法,自己就是自己的律法。這是顯出律法的功用刻在他們心裡,他們是非之心同作見證,並且他們的思念互相較量,或以為是,或以為非。」(羅馬書2:14-15)而山區少數民族長期遭受逼迫,有些為了堅持信仰被殺害,但是信仰沒有因此在他們中間絕跡。這是否足以砥礪我們反視自身信仰,為了耶穌基督的義能夠犧牲多少?堅持多久?

 

緬甸的戰亂,使得多少人受苦?你我又能做甚麼?但願你我能伸出禱告的手,祈求耶穌的義臨到緬甸,祂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但願你我能伸出援助的手,藉著實際行動把愛和幫助送到緬甸。

 

欲了解更多「WIRI少數民族差傳」事工,請上網站https://wiri.org.tw/

 

 

魯瑪夫‧達瑪畢瑪博士,臺灣布農族青年,因著基督信仰,決定奉獻生命給那些常被世界遺忘的少數民族,開始頻繁來往印度、尼泊爾、柬埔寨、緬甸、不丹、寮國及大陸等邊境,幫助500多個福音未達之處的少數民族,並帶領各種人道援助工作。
2012年,魯瑪夫開始長期投入緬北邊境難民營工作,帶著少數民族同工蓋房子、開墾作物、調度資源及宣教。他以建築、民族學、神學,以及過往的行政管理經驗與原鄉知識幫助當地難民,使難民們能在組織中穩定地自立自養,並從福音得到堅固的盼望。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