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期神国知行-关系 Kingdom Knowledge & Practice

 

【心情拼盘】系列15

 

AI随想

 

文/苗卉天

 

AI能取代人吗?

 

最近看到一则有关编剧与演员同期大罢工的消息,再次掀起人们对AI的热议。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智能)是一种训练机器模拟人类般思考的科技,可以做出被认为是「智能」的事情;依赖大量的「数据」进行深度学习,目标——能够像人类一样产生识别的模式,进而做出决策和判断,或汇整资料,产生内容。

 

这次热点来自全球娱乐业的心脏——好莱坞,是自1960年以来最大规模的罢工。原因之一是抗议串流平台与人工智能对编剧及演员不公平的威胁,这可是真人对抗AI的第一场劳权战争!

 

编剧本是个呕心烧脑的工作。从自身经验、敏锐观察,编写创意剧情和对话,反映文化与人心。但AI从输入的大量资料中,迅速阅读剧作家经典的作品后,就能模仿风格,量产剧本。有血有肉的编剧就这样被没有谈过恋爱、没有童年的AI取代,真是情何以堪!

 

另一方面,尽管AI生成的角色还不能取代影剧的主要演员,但有些替身、武打设计、临时演员、配音演员的部分,透过大量的影片学习,AI可以制作出虚拟的影像与声音。如此一来,基层演员怎会开心?甚至美国电影和电视制片人联盟向演员工会提出骇人听闻的提议:将来片厂会要求为背景演员建立数位分身,以一天的酬劳,换得从此可以在影视作品中运用AI生成的影像。

 

殊不知,替身、陪衬、群众演员,可是许多当今大势演员曾走过的路。如今要被AI取代,当然会反弹。况且制作群组中为真人打点服饰、妆容、道具等等的工作人员,也会因AI影像包办一切而丢了饭碗。

 

随着AI发展的日新月异,未来势必取代许多行业和职位。预计AI能做的工作,多半涉及「高度重复性」及「流程规范化」的任务,例如制造业、农业、会计、行政、银行柜台业务、金融分析、房屋仲介、物流/仓库管理、汽车或飞机驾驶员、电话客服、某些医疗服务、餐饮服务等等。

 

试问:如果去餐厅吃饭,你喜欢真人还是机器人为你服务?个人回答:「真正人类!」除了不太愿意给机器人小费之外,我更在意是否享受「人情温度」的接待。话虽如此,许多餐厅已经有AI服务员在前台点餐送餐,说不定连厨房也有机器人掌勺。唉,不知道机器大厨是否懂得处理私房菜,可以在菜单上只有水煮鱼的四川馆子,做出一条清蒸鱼来吃吃?

 

▲ AI能接受点餐、送菜,但真能取代人与人的互动吗?

 

AI能创作艺术吗?

 

虽然AI科技可以明显改善及增进人类的工作效率与能力,甚至更进一步做到保卫环境与人类,但目前的AI在许多层面还是不能与人媲美。你能接受牧师使用AI生成的讲道,让「它」来喂养你的灵魂吗?

 

但凡牵涉到情感、道德、理解、创意、感受、沟通、审美、触感……等等细腻敏感的部分,我想还是不能被AI取代。至少我不相信AI可以如米开朗基罗、达文西、拉斐尔这文艺复兴三杰那般有才有艺。AI不懂得追求独特、随心而行;也许可以生成「貌似」,却无法拥有「神韵」。

 

2022年9月,〈太空歌剧院〉(Théâtre D’opéra Spatial)画作,在美国科罗拉多博览会上得奖,引起不少关注,还有批评。这是游戏设计师Jason Allen使用AI绘图生成工具 Midjourney,用了八十几个小时,完成了三幅看似油画的作品之一。由于参展类别属于「数位艺术」类,并无限制不可使用AI绘图工具,所以并没有违规。

 

有人问:AI经过数据、资料的「喂养」而生成的作品,能称之为「艺术品」吗?回答:「Not even close!差远了!」首先要谈的是「智慧产权」,这是对创作者的基本保障与尊重。然而,AI生成的作品不会受到版权保护,且无法在文化价值、美学价值、艺术技巧上进行定位判断,因此无法归属于艺术品的范筹。

 

以〈太空歌剧院〉为例,作者需用900次的编辑才能生成图片,之后还要调整色彩及光线……整个过程,真是一点都不容易,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拿走奖金300美元也不会太过分啦。不过跟人类艺术家的「自然生成」相比——还真是差远了!

 

那么,AI可以成为「艺术家」吗?谁又有资格被称为艺术家?这个问题,使我想起一件趣事。话说朋友的爸爸在经过机场海关,被问从事的工作是甚么?他爸回答:「I am an artist,我是个艺术家。」海关:「Oh,what is your medium,你是用哪种媒材呢?」那位刚开始学素描的老爸答:「铅笔!」所以,你说自己是就是!你可以把AI「称为」艺术家,但它并不能「成为」艺术家。同意Jason Allen:「AI就是新型绘图工具,而不是取代艺术家的敌人。」

 

▲ AI能创作艺术吗?图为〈太空歌剧院〉,以AI绘图工具产生的画作。

图片来源:https://en.wikipedia.org/wiki/Th%C3%A9%C3%A2tre_d%27Op%C3%A9ra_Spatial#/

media/File:Th%C3%A9%C3%A2tre_d'Op%C3%A9ra_Spatial.webp

 

AI可成为人类的帮手吗?

 

前几天走在人行道上,一位光头造型的男子迎面而来,抬头挺胸,步伐如同走秀的模特儿,姿态「优雅地」经过身边,用不急不缓的声调:「I like your hat!我喜欢妳的帽子。」我毫不犹豫且开心地回道:「Thank you!」这种偶遇真是令人心情愉快。他的身型加上动作,不自觉地令人联想到「机器人」;心想:要是经过的真是一个机器人,且已被设定「赞美人」的程式,仍然会觉得开心吗?或者说开心的程度可以相提并论吗?

 

看过AI机器人与真人对话的节目。机器人表现得可是口若悬河、对答如流,甚至还会翻白眼!也许是受到某些科幻电影的影响,虽然知道背后的操控设定是「人」,但看到机器人面部那种「诡异」的表情,心中难免发毛。试想——如果有一天机器人叛变进而反噬人类……那该怎么办?当然,以上仅是个人「杞人忧天」、非专业的臆测。

 

▲ 图片来源:https://www.freepik.com/free-ai-image/woman-with-blue-jacket-white-jacket-is-standing-front-colorful-background_42907709.

 

AI科技,除非被歹徒用于犯罪做案,否则AI本当成为人类的好帮手。这阵子,公寓清洗外墙与窗户,只见工人进度非常缓慢。那天,在门口等朋友接我外出,对方因交通堵塞迟到,所以等候多时。坐在门口阶梯上,闻到一股浓浓烟味,两个年纪相仿的年轻工人吞云吐雾,相谈正欢,聊了半天还没有登上鹰架。估计这个工程将会「渊远流长」。若是此时出动两位不会偷懒的机器小伙上阵,保证工作效率立竿见影,两三下清洁溜溜!

 

所谓水可载舟,亦可覆舟,AI未尝不也是如此?它可以是对敌,亦可是天使。创世记2章7节说:「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面对AI带给世界的变化,无需不安与焦虑,反之要与它同处共事。我们是有灵的活人,内心可以分辨甚么是神的旨意,要借着理性更新而变化,令AI成为服役的天使,为那美善、纯全、可喜悦的事效力!

 

 

苗卉天,大龄单身,有钱旅行、没钱散步。可以慵散、可以勤奋、能动亦能宅;欣赏美景、美事、美物,喜爱美食、美文、美乐。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